本報記者 袁貽辰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27日03版)
  在貴州某鄉鎮當團委書記的曾瑩,已成功考到縣裡。在鎮上的最後一段日子,正忙著工作交接的她,並不知道,在2000多公裡外的北京,一個和“曾經的她”息息相關的政策正醞釀著出台。
  中共中央政治局於8月29日召開會議,審議通過了《深化黨的建設制度改革實施方案》。中組部研究室巡視員張景虎在解讀《深化黨的建設制度改革實施方案》時表示,方案中明確提出,要健全幹部的激勵保障機制,推行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、職級與待遇掛鉤的制度,俗稱“雙梯制”。
  方案明確,在《公務員法》規定的制度框架內,保持現有領導職務和非領導職務晉升制度不變,將建立職級晉升制度,實行職級與待遇掛鉤,強化職級在確定公務員工資、福利等方面的作用。
  換句話說,可能一個基層公務員只是科員,但職級達到正科級,享受和鎮長一樣的待遇。
  這樣一個“打破職務和待遇掛鉤”的制度,在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周志忍看來,是對基層公務員的一個利好政策。“原來分房、工資、福利,都和職務高低相關,如果不晉升職務,幹得辛苦不辛苦,都是一個樣。”
  他把政府機關比作金字塔,“越往上走,人越少,大部分人都是上不去的”。為了待遇,不少機關單位違規招了很多副職,還有很多優秀公務員提前內退,“可見,沒有職務的激勵,公務員就沒有積極性,也不能安心工作”。
  “所以,工資級別和職務一定要分開來,基層公務員職級晉升就看工作表現。”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凱表示,自己十分贊成“雙梯制”改革,也期待“雙梯制”能給幹得好的基層公務員,一條順暢的職級晉升通道,“提高他們的待遇,穩定他們的情緒”。
  不過,在基層推行這個制度,公務員們普遍覺得,要實現公正平衡“比較困難”。
  在湖北某鄉鎮工作的“80後”公務員江星看來,鄉鎮政府里不少領導,都經歷了十幾年的鍛煉才升上去。“如果有人一口氣就達到了科級的職級,招來的抱怨肯定不少。”
  曾經,鎮政府里有人誇獎江星學歷高、成績好,感嘆“我們所有人的學歷加起來,都不如小江高。”但一邊的領導卻嘀咕起來:“怎麼可能?我們這些人的社會經歷肯定都到研究生、博士的水平了,比他高多了。”
  “說白了,領導的意思是:‘我幹了這麼多年,你這麼快就和我一樣了,憑什麼?’”江星猜測。
  “雙梯制”如何保證職級晉升的公正性?周志忍教授的建議是:“從上至下,制定‘硬杠杠’的標準。”現階段在很多地方,公務員的晉升,單純只看資歷和年齡。他認為,中央亟需加強對基層公務員的績效考核評價,細化標準。
  他舉了個例子。“比如,要從三個資歷差不多的人中選出一人晉升職務,對於晉升失敗的兩人,‘雙梯制’不應該是馬上給他們晉升職級,而是應該繼續考察兩人的工作表現,如果兩三年後,他們的工作考評優秀,就可以晉升職級,漲一漲工資,提高相應福利待遇。”
  “歸根結底,制度的最終目的是要調動公務員——尤其是基層年輕公務員的積極性。”汪玉凱發現,越來越多學歷高、有熱情的“85後”和“90後”加入公務員隊伍,讓這個群體變得“更具活力”。他希望,“雙梯制”改革能真正給年輕公務員一個“夠得著的晉升通道”,讓他們積極起來,以實際行動改變公務員的形象,為國家和社會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  實際上,江星和他的基層公務員女友常月想要的,也只是這樣一個“夠得著的晉升通道”。
  “我們可以在基層多鍛煉、多幹活,年輕人多吃點苦沒問題,大家都知道要在基層‘沉下去’很多年,這點思想準備我們有的。”
  只是,“請一定要給我們這樣奮鬥中的基層年輕公務員,一個‘看得見的未來’。”常月一字一句地說。
  (本文所有受訪公務員均為化名)  (原標題:“雙梯制”能否為基層留住年輕公務員)
創作者介紹

落地窗簾

zc90zcwdk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